产品中心

 

机械制造

工程案例

植物纤维

机械加工

联系方式

中昊机械销售部
地址: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陆庙办事省道224旁
销售电话 :  0376-3066006 

联系人:13937686537       常总          

Email : 229986957@qq.com.

网址:www.zhonghaojt.cn

 

版权所有 © 河南中昊机械            豫ICP备1902465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郑州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公司要闻
行业资讯
技术专题
党政建设
>
新闻详细

企业强大,员工归属

分类:
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
2020/09/01
浏览量
最优秀的民营企业标杆,却和“最累的企业”、“频繁非正常死亡”等字眼如影随形。

  有人说,员工宁愿自杀也不愿辞职,说明他对离开这个企业后的恐惧超过了死亡,因此才会选择自杀。这种说法固然非常偏颇,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不是企业的悲哀,而是整个社会经济大环境的悲哀。

  当我们的视角转向更多的华为员工群体时,他们普遍表现出的平静和有序,倒让我们看到了指责以外的另一种心境。“你不能承受压力,可以选择走。”周日,一群刚从外边聚餐回来的华为研发人员,依然有说有笑地准备去加班。

  华为的一位项目经理曾对记者说:其实很多大公司也有类似事件,甚至比华为还多,为什么华为这么受关注,本质上是因为神秘。为什么华为会这么神秘?其实是利益问题。据悉,华为公司里边股权结构复杂,即使一般的中层也很难描述清楚。而一旦透明化后,则有可能会阻碍公司的整体发展。更神秘的表达是:华为很多业务跟国家的整体战略以及产业趋势息息相关。

  经理人商学院院长王育琨在他博客里写到:未来的世界只有两种公司不会被淘汰:一种是具有悲悯心的公司,另一种是具有科学心的公司。而能够创立长青基业的公司,则必须是真正具有悲悯心的公司。当一个公司形成一种悲悯心滋生的全意识,这个公司也就成为一个不可分裂的整体,才会有无穷的竞争力。

  但他也提醒说,有这样几点始终要注意:第一,华为的压强大,和富士康的压强大不是一个概念,和黑煤窑的压强大更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毕竟属于高素质、高收入的一类群体;第二,国外大公司的高层加起班来一样毫不逊色;第三,华为里面的员工也不是人人都苦大仇深,做得好的研发人员也一样可以举重若轻地生活。

  在他看来,华为的团队还是非常优秀和有战斗力的,目前出现的问题是转型期的阶段性问题,并不是必然的损耗,需要给予他们时间。

  “中国五千年来,就没有产生过像美国的IBM、朗讯、惠普、微软等这样的大企业,因此中国的管理体系和管理规则及适应这种管理的人才的心理素质和技术素质,都不足以支撑中国产生一个大产业。”其实,华为总裁任正非自己早在1998年就意识到了。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华为员工自杀不仅考验的是华为,而且是我国在产业转型和升级期所面临的一个必然挑战。社会节奏日趋加快,竞争日趋剧烈,尽管物质生活也日益富足,但我们的社会心理负荷也在日益加重。在寄希望于企业更多地解放员工心灵的同时,企业自身也需要不断强大,这可能才是“员工真正实现心灵解放”的重要前提。

最优秀的民营企业标杆,却和“最累的企业”、“频繁非正常死亡”等字眼如影随形。

  有人说,员工宁愿自杀也不愿辞职,说明他对离开这个企业后的恐惧超过了死亡,因此才会选择自杀。这种说法固然非常偏颇,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不是企业的悲哀,而是整个社会经济大环境的悲哀。

  当我们的视角转向更多的华为员工群体时,他们普遍表现出的平静和有序,倒让我们看到了指责以外的另一种心境。“你不能承受压力,可以选择走。”周日,一群刚从外边聚餐回来的华为研发人员,依然有说有笑地准备去加班。

  华为的一位项目经理曾对记者说:其实很多大公司也有类似事件,甚至比华为还多,为什么华为这么受关注,本质上是因为神秘。为什么华为会这么神秘?其实是利益问题。据悉,华为公司里边股权结构复杂,即使一般的中层也很难描述清楚。而一旦透明化后,则有可能会阻碍公司的整体发展。更神秘的表达是:华为很多业务跟国家的整体战略以及产业趋势息息相关。

  经理人商学院院长王育琨在他博客里写到:未来的世界只有两种公司不会被淘汰:一种是具有悲悯心的公司,另一种是具有科学心的公司。而能够创立长青基业的公司,则必须是真正具有悲悯心的公司。当一个公司形成一种悲悯心滋生的全意识,这个公司也就成为一个不可分裂的整体,才会有无穷的竞争力。

  但他也提醒说,有这样几点始终要注意:第一,华为的压强大,和富士康的压强大不是一个概念,和黑煤窑的压强大更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毕竟属于高素质、高收入的一类群体;第二,国外大公司的高层加起班来一样毫不逊色;第三,华为里面的员工也不是人人都苦大仇深,做得好的研发人员也一样可以举重若轻地生活。

  在他看来,华为的团队还是非常优秀和有战斗力的,目前出现的问题是转型期的阶段性问题,并不是必然的损耗,需要给予他们时间。

  “中国五千年来,就没有产生过像美国的IBM、朗讯、惠普、微软等这样的大企业,因此中国的管理体系和管理规则及适应这种管理的人才的心理素质和技术素质,都不足以支撑中国产生一个大产业。”其实,华为总裁任正非自己早在1998年就意识到了。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华为员工自杀不仅考验的是华为,而且是我国在产业转型和升级期所面临的一个必然挑战。社会节奏日趋加快,竞争日趋剧烈,尽管物质生活也日益富足,但我们的社会心理负荷也在日益加重。在寄希望于企业更多地解放员工心灵的同时,企业自身也需要不断强大,这可能才是“员工真正实现心灵解放”的重要前提。